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列表

那些表面正经背后偷偷算命占卜拜佛的年轻人

发布日期:2021-09-08 14: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不同于老一辈““迷信”人”对命运和神灵的敬畏,年轻人们“迷信”起来,是戏谑里带着真诚的。他们当然并不真的指望生活会在一次转发或者一次寺庙参拜后就好起来,但,试试呗,反正也不会因此变得更坏。

  “算了命,师傅让我撸铁我就撸铁,让我戴金我就戴金,让我床朝西我就床朝西。”

  这些95后们的“迷信”体验让人不禁感叹,不论科技怎么进步,只要明天仍然未知,人类大概就戒不掉“迷信”吧。

  年轻人们“搞迷信”的方式千奇百怪,但大体可以分为五类:啥都能拜的许愿派、啥都能“败”的工具派、相信行动力量的仪式派、正外部性最强的积福派和从善如流的测算派。当然,这些方式并不互斥。

  许愿派的“信众”相信万事万物都有趋吉避凶、实现愿望的能力,从线上到线下,他们积极投身于各式各样的许愿活动之中。

  线上的,“转发求好运”是常规操作,基础如锦鲤、独角兽、彩虹,猎奇如垃圾装运车、机场标示牌、大福点心,只有想不到没有求不到;“弹幕许愿”则是顺手而为,流星划过、热气球升空、主人公顺利通过考试……视频里出现的这些桥段,都是发送弹幕的好时机;相对小众的方式也有,比如,一群在(subliminal,潜意识的简称)的年轻人就曾受到媒体的关注,他们相信通过听特定的音乐可以达到让自己变得更好看更聪明的目的……

  线下的,寺庙、教堂、道观、喷泉甚至海洋馆里养龟的水池,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许愿的。许愿的方式或许各有差别,寺庙烧香,教堂点蜡,许愿池投硬币,但“万法归宗”,心诚则灵。神少人多,因此有人细心提出建议:许愿的时候,记得要报自己的身份证号,以免重名。

  在工具派的伙伴们眼中,“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拥有祈运之物也是要紧事。本命年要戴红手绳,穿红袜子;考试要用“孔庙祈福”笔;不同颜色的水晶功能各不相同,得多戴几根才保险;除了用的东西,偶尔来杯招桃花饮料,说不定也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爱情……这些幸运物有的底蕴丰富,能引出一长串的历史故事,有的,就仅仅是一个“谐音梗”而已:

  仪式派们则坚守着自己的一些小规矩,比如:穿鞋先穿右脚不然会一天不顺;说了不好的话要摸摸木头以免应验;考试前坚持不剪头发和指甲因为担心知识会被一起剪掉……这些在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仪式被乐此不疲地重复着,成为了一些人的“运势强迫症”。

  积福派顾名思义,就是年轻人们相信可以通过做好事来积累福报,最后得到好运。比起投进寺庙的功德箱,他们更愿意把钱通过公益组织捐给有需要的人,面试前捐一笔,事业不顺捐一笔,失恋了再捐一笔……集腋成裘,聚沙成塔,运气总会越变越好的。类似的行为祈运助人,一举两得,这也是我们说它正外部性最强的原因。

  测算派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大概是:大事问八字,小事问塔罗,无事问星座。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测算派们可以很方便地从“大师”那里得到启示,各大星座博主的运势提醒随时可看,微信里的算命师傅们随时待约,视频网站上还有各类互动占卜视频任君挑选,只要你想,什么都能算。

  和人们常常认为的,“迷信”是被动地等待命运降临不同,那些提供玄学测算的人大都以积极的态度看待命运。

  从事八字命理六爻占卜十几年的济舟这样解释命运中的各种要素:“同时出生的人,就像是同一个时间段播下的种子,有的种子被播在肥沃的土地上,有的就被风吹到了石头缝里,但有的种子自身能力比较强,即便是掉在了石头缝里,也能长得好。”

  学习塔罗牌预测不久的荒井柴相信,规划好现在就能规避一些未来的风险。“塔罗就像后视镜,帮你看看后面的情况,帮助你更好的开车。”

  阿卡西阅读师蝈蝈则认为,“人的命运是灵魂为我们做的选择。灵魂的蓝图是让我们通过在人间闯关,学习一些课题,比如真正地接纳自己,真正地认识自己等等。一旦我们学会了这些,学会了真正做自己,生活中的困难也就解开了。”

  蝈蝈研究生毕业于某著名大学的心理专业,也曾做过心理咨询师,后来却选择成为一名“神婆”。 在她看来,阿卡西阅读这种通过连接生命档案调取需要的信息来进行疗愈的灵性疗愈方式,在目的上和心理咨询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通过灵性连接可以更快地找到问题所在。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张昕也在文章中提到过这样的观点:好的算命先生都是野生的心理学家。

  他认为,玄学测算教人的,就是心理学中所讲的“自我接纳”(self-acceptance)。

  这个概念最初由美国心理学家高尔顿·奥尔波特(Gordon Allport)提出。作为健康成熟人格的一个特征,“自我接纳”意味着个体对自己的正面、负面特征都充分了解并对自我抱有积极的情感。不因一些不可挽回的过失或负面特征而苛责自己,而是体谅自己118图库118论坛开奖结果,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自我接纳”有益于维护自我的完整与和谐,也会帮助人们朝着更好的方向改变。“接纳的目的在于改变”,人本主义心理学就将“自我接纳”视为“自我超越”的起点。

  想要接纳自我并不容易,因为我们往往习惯于向内归因,但通过引入命运这个“更高级别”的存在,我们就能更好地说服自己,接受自己的缺陷和无能为力。

  在济舟看来,命运的预测,其实是“图变”。虽然“天时”已定,但环境和人自身,都可以改变。接受不可改变的,将精力放在可控的事情上,是顺应命运,也是与自己的和解。

  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人的“迷信”行为并不困难。行为主义认为,“迷信”是偶然强化的结果,也就是说,当个体作出某种行为后恰巧伴随某种强化物,个体就认为这种强化物的出现和他的行为有关。

  美国心理学家斯金纳(Burrhus Frederic Skinner)做过一个著名的鸽子实验。实验中,每只鸽子每天会在实验箱里待几分钟,期间每隔15秒钟食物会自动掉落一次。几天后,8只参与实验的鸽子中有6只都出现了实验前并不曾有,并且彼此不同的行为:有的绕圈走,有的摇摆身体,有的头撞箱子等等。显然,鸽子们是将自己的行为和食物的出现联系在了一起。

  然而,就算知道“迷信”的自己和摇摆身体求食物的鸽子一样傻得可爱,人们也依然无法拒绝“迷信”的诱惑。因为“迷信”是人在充满不确定的生活中获得控制感的方式。

  认知理论认为,对“有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的本能。人们希望将世界放在一个清晰的框架之中进行理解,不愿意陷入无意义而混乱的处境之中。

  因为有这种强烈的寻求因果关系的心理倾向,所以在人们看来,有一个错误的解释,也比没有解释来的好。

  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Malinowski)则提出,处在不确定性越强的环境中,人越容易“迷信”。他观察到,特布里安群岛(Trobriand)的岛民在去不可预知的、危险的海洋捕鱼前,会进行复杂的仪式,在浅海或静水捕鱼时则不会。

  都市人也是一样,等待某种结果时,转发锦鲤的频率最高;正在做的事情莫名受阻处处不顺时,最想去烧香拜佛;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不知该往何处走时,就想去算算命……通过这些微小的,毫不费力的方式,人好像从这个琢磨不透的世界抢回了一点儿生活的主动权。

  更重要的是,“迷信”并非毫无用处。一些有关运动员赛前“小“迷信””的研究表明,这些“迷信”行为确实可以对运动员的竞技表现产生积极影响。因为此类行为“向运动员提供了一种重要的心理错觉,让他们以为自己能控制实质上受随机概率影响的事件走向。”简言之,就是一种“安慰剂效应”。

  因为相信,所以自信;因为自信,所以实现。“迷信”之于我们,就好像是漫长旅途中的一听冰可乐,看似无用,却实实在在地增加了我们抵达远方的勇气。

  天文学家卡尔·萨根(Carl Edward Sagan)曾提出过一个有些浪漫的说法,我们都是粒粒星辰。因为构成我们的化学元素,是由一颗超新星在太阳系附近的某处爆炸后形成的,经过数十亿年的演化,这些物质变成了组成我们身体的分子。

  关于如何看待玄学,蝈蝈这样说:“星座、八卦、巫医、塔罗……这些都是通达到不同维度接受不同维度信息的方式,只是编码和解码的方式各有不同。就好像同样一个程序,用不同的代码写出来的效果其实差不多。”

  既然“迷信”的诱惑不好拒绝,那偶尔“迷信”一下,图个心里安慰,自然也无伤大雅。不过,为命运充值还需谨慎。

  在众多“迷信”方式里,还是积福派最值得推荐。怀揣着这种朴素的善良,想来也不会被命运亏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