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控 > 文章列表

章莹颖案嫌犯又出幺蛾子:“我有病所以必须得推迟到7月1日开庭”

发布日期:2021-10-12 01:10   来源:未知   阅读:

  章莹颖案一直都牵动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由于嫌犯至今未曾认罪,且被告方对案件的审理进行了诸多阻挠,故此案至今未有最终的判决。

  美国当地时间2月16日,负责审理此案的法官“一日发三令”,驳斥了嫌犯克里斯滕森代理律师的种种提议,并且做出了对章莹颖一方非常有利的判决。

  这几乎让所有人都相信:期待了两年的正义终于要来了,嫌犯克里斯滕森终于要付出其应有的代价了!

  然而,随着原定的审理日期(4月2日)的临近,美国时间的2月21日,案件又出现了新的变动。

  根据当地媒体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的报道,嫌犯克里斯滕森的代理律师又一次提出了动议,要求将庭审日期从原定的4月2日推迟到7月1日。

  我们已经找到了新的心理医生来对嫌犯克里斯滕森做出精神评估。目前心理专家正在整合被告大量的精神病史,恐怕在4月(案件预定审理期间)无法完成精神评估。

  根据辩方解释称,新的心理专家是刚刚在本周二,也就是2月19日聘用的,这位专家目前已经承诺将会在3月至5月之间,前往伊利诺伊州对克里斯滕森进行检查,并且会在6月底之前完成最终的精神评估报告。

  基于以上原因,辩方律师申请将庭审延期至7月1日开始正式审理,随后辩方律师预估,如果线日的话,整个案件的审理将会在8月底结束。

  对于辩方的这一动议,检方需要在本周五结束之前做出回应,而有关庭审日期的听证会将在下周一,即2月25日举行,并预计在下周五之前给出反馈。

  实际上,这已经是本月辩方提出的第二次推迟庭审的动议了,不得不说,为了逃脱罪恶,嫌犯真是想方设法费尽心思。

  就在2月11日的听证会上(即曝出血迹、手印和搜尸犬结果的听证会),辩方律师就曾经以同样的理由要求推迟庭审至10月份。

  沙迪德法官表示,如果线月的话, 届时距离章莹颖失踪已经超过2年了,而这在影响很大的案件中是史无前例的,而对于辩方提出的心理专家不能完成评估的问题,沙迪德法官表示可以在审判之后给辩方2-4周时间得出结论,届时再进行量刑庭审。

  在2月11日的听证会上,检方表示,因为人的记忆会衰退,此外,目前陪审团成员已在挑选当中,如果将案件推迟的话,有可能会让陪审团成员之间,有不当的交流。

  最初拟定于2017年9月12日的审判,因为证据量过大,被推延至2018年2月27日。

  随后在2017年10月3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通过表决,检方正式决定追加起诉克里斯滕森“绑架致死罪”。

  也正是因为检方决定以“绑架致死罪”起诉,寻求判克里斯滕森死刑,辩方根据美国的死刑案审判时间相关的数据报告(从起诉、寻求死刑判决到审判的平均时间是28.1个月),申请将案件的庭审日期再次推迟。

  随后,辩方又再度以证据量过大的理由要求推迟庭审,最终将庭审时间定为2019年4月,审判地点也从案发地伊利诺伊州的厄巴纳,移至了该州的皮奥里亚。

  纵然案件审理困难,证据量庞大,判处死刑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但章莹颖已经失踪600余天了,这段时间里,章莹颖的父母又经历了怎样的折磨与哀思!

  根据章莹颖方援助律师王志东所说,章莹颖的父母听说法官驳斥诸多辩方动议后,本来感到十分欣慰,甚至随着审理日期的临近,两位老人已经准备重新踏上美国这片伤心地,来见证案件最终的结果了。

  “现在审判的日期越来越近,家人也希望到美国去,目前在讨论行程的具体安排,哪些人去,什么时间去,去了以后住在什么地方,怎么样帮检察官作证,为审判做准备等。”

  然而如果案件真的再度推迟的话,我们恐怕也无法想象章莹颖父母的无力与愤怒了。

  根据王志东律师所说,其实辩方所要追求的,就是一份证明克里斯滕森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的官方证明而已。

  其实早在2018年的时候,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就要求对其进行精神鉴定,并且要求不得对外公开结果,甚至在克里斯滕森被裁定罪名之前,检方都不应获得其精神健康鉴定成果。

  也就是说,在辩方看来,克里斯滕森的精神鉴定结果,是辩方的“杀手锏”。如果克里斯滕森真的被判有罪的话,辩方律师也可以试图证明其患有精神疾病,借此来使他免于接受死刑。

  王志东表示,“绑架致死罪”的刑罚,如果被定罪,结果只有两种,一是死刑,另一种是终身监禁。辩方律师团队想用心理健康方面的因素,让陪审团不要在最后定罪的时候判被告死刑。如果是这样的话,心理健康状态和定罪阶段的审判没有关系,只和量刑阶段有关。

  其实在大多数人看来,克里斯滕森的绑架杀人行为已属盖棺定论,无论是辩方要求按伊州法律审理案件(伊州法律中已经废除死刑),还是正在进行的精神鉴定,其实只是用各种手段免除克里斯滕森的死刑而已。

  只是,依照美国法庭一贯的审理纪录来看,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作为辅助,一般情况下很难做出死刑的判罚。那么,在章莹颖一案当中,接近两年的时间里,到底检方总共找到了哪些可以使用的证据,这些证据又能够帮助检方对克里斯滕森进行死刑指控么?

  注:主页君在此整理的证据均为已经通过听审、可以在庭审中使用以及正在讨论当中的证据。因为可能还有证据未披露,同时两年时间线太长,证据量庞大,故存在统计不完全的情况。

  警方在搜索克里斯滕森公寓的过程中,曾在卧室与卫生间内的多出地方发现血液痕迹。经过DNA检测证实,其DNA与章莹颖DNA高度相似,即很有可能是章莹颖的血迹。

  对此,辩方曾在2018年8月24日提交了排除DNA和血清测试结果并质疑测试可靠性的动议。随后在2019年2月15日,法庭做出裁决:

  警方使用的DNA检测程序在美国至少有43个实验室使用,包括军方,出现失误的可能性极低。该DNA检测技术经过诸多研究证实和审核,可靠性很高,每个法庭都接受DNA测试的证据。

  在搜索嫌疑人的公寓时,警方使用了一名经过训练的警犬Sage。Sage被训练搜寻尸体。在克里斯滕森的洗手间里,Sage闻到人体的气味。

  对此,辩方同样在2018年8月24日向法庭提交了排除关于警犬搜寻尸体的专家证言动议,并质疑警犬的可靠性。辩方认为警犬可能混淆尸体气味或其他气味;同时,卫生间中因为各种原因(排泄和洗漱行为)经常会留下人体组织,可能被警犬误认为是人体味道。

  对此,法官认为,警犬和训犬警察的证据可信,本案中的警犬长期受过搜寻尸体的训练,训练期间准确率高,本案中的警犬在搜寻之前又接受了相关训练,因此认定可以作证。

  在章莹颖失踪之后,美国警方于2017年6月14日来到克里斯滕森的公寓。在进行搜证和询问后警方发现,在章莹颖失踪当天,克里斯滕森的前妻刚好离开公寓,出门前曾把汽车加满油,但返回家中时发现汽油少了一半,而且从来没有清洗过的车辆,在那几天曾经清洗过。

  据美联社报道,就在克里斯滕森被逮捕之前,他的女友曾经秘密协助过FBI,录下一些关于此案的内容。

  警方线年与克里斯滕森一起关在梅肯县监狱的犯人取得了联系。据悉,当时这名犯人被关在克里斯滕森的隔壁,因此两人建立了一定的联系。

  据这名线人所称,克里斯滕森曾亲口承认,“他向章莹颖出示了警徽,告诉她他是一名警察,从而诱拐她上了他的车。”根据目前已有的证据分析,我们不难得出章莹颖被克里斯滕森绑架后残忍杀害的结论。在章莹颖失踪的600天后,我们的目标也从“找到她”,变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最终成了“为她讨回公道”。我们遗憾,也无可奈何。

  不管怎么样,无论这个案件是在4月审理,还是推迟到7月,乃至更久,我们都不会忘记那个笑容亲和的女孩儿,我们仍然会守望着公平与正义的到来。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