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地方资讯 > 文章列表

泸州老窖刘淼放哑炮直接打脸!产销量连年下滑如何破“老四”的梗

发布日期:2021-05-30 13: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15年7月接棒谢明担任泸州老窖董事长的刘淼,不断喊出“十三五”末要进入行业前三甲,如今的结果是,这一目标确定已是放了个哑炮。有意思的是,就在4月11日泸州老窖举行的2020-2021,刘淼又喊出了在“十四五”期间重回行业前三的目标。只是依靠不断提价策略,泸州老窖进入前三的希望到底有多大呢?

  2015年7月,泸州老窖副总经理刘淼接担任董事长,副总经理林锋担任总经理,这也预示着谢明、张良的老班子组合,在执掌泸州老窖12年后正式“交棒”。

  刘淼、林锋接棒前的3月份,泸州老窖发布了2014年年报显示,2014年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53.53亿元,同比下降48.68%,净利润8.8亿元,同比下降74.41%。

  新团队走马上任半年,泸州老窖2015年就实现营收69亿元,同比增长28.29%;净利润14.73亿元,大幅增长67.42%。而早在2015年底,泸州老窖顺势提出“十三五”末回归行业前三甲的战略目标。胡说有理翻阅泸州老窖公告,这一战略目标直接写进了泸州老窖的2016年的年报。

  2017年,泸州老窖营收首破100亿大关。2018年,泸州市政府在《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中修订了这一目标,要求泸州老窖主营业务收入超过200亿元,力争达到300亿。

  在百亿的基础上,如何实现200亿增量?刘淼曾提出,国窖系列要“超百亿”,特曲、头曲等中端和大众产品要“破百亿”,养生酒板块和创新酒类板块要“冲百亿”。

  有媒体甚至曾统计,泸州老窖2018年高喊七次“回归前三”口号。还有媒体报道,在国窖广场泸州老窖办公楼一层外面的“一二三四五”战略板上, “推动公司在十三五末实现杀出重围、回归前三的目标”也被印在了上面。

  就在前不久,泸州老窖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其2020年营收166.5亿元,同比增长5.28%;净利60亿元,同比增长29.39%。对比位居茅台、五粮液之后的洋河的业绩看,洋河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其2020年营收211亿元,净利润74.8亿元。

  很显然,刘淼喊了多年的十三五战略目标放了个哑炮,依然还是白酒“老四”。对于当年喊的战略目标未能如期实现的原因,胡说有理询问泸州老窖公关公司方面,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在此次的年度经销商表彰暨营销会议上,根据公开的宣传文章显示,泸州老窖认为“十三五”期间已打好了发展腾飞的基础,泸州老窖复兴崛起“五步走”的远景规划正一步步实现。

  可值得注意的是,外界一直诟病的是,泸州老窖这些年主要是靠频繁提价带动业绩的。

  据了解,在2017年营收突破100亿大关后,2018年起,泸州老窖针对国窖1573多次进行提价,2020年,其又将零售价提到1399元,提价幅度达到300元。从最初的760元/瓶涨到1399元/瓶,涨价幅度几近翻倍,直接与五粮液零售价相同。

  多次提价让泸州老窖毛利快速提升。其中,国窖1573的毛利率高达91.86%,这一毛利水平已超越五粮液,在白酒领域仅次于茅台酒93.99%的销售毛利率。

  更值得注意的是,频繁提价的同时,其实泸州老窖在2015年以后销量是逐年下滑的。

  胡说有理翻阅泸州老窖年报,2015年-2019年,泸州老窖酒类年销量分别为19.0万吨、17.8万吨、15.4万吨、14.6万吨、14.27万吨。2019年与2015年相比,泸州老窖的销量已下滑超过2成。

  另外从产量看,泸州老窖也已连续四年下滑。2016-2019年,泸州老窖产量分别为17.6万吨、16.1万吨、15.7万吨、13.79万吨,同比下滑分别为8.94%、8.77%、2.49%、12.05%。

  产销量的下滑,盈利增速远高于营收增速,这也意味着,频繁提价确实为泸州老窖带来了更多利润,但对销量的带动作用实际上并不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十三五期间,与追求营收利润快速增长截然不同的动作是,泸州老窖在环保问题上却非常“抠门”,以至于在2019年陷入“污染”门。

  2019年5月9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四川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指出四川省泸州市重点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突出,大量污水直排长江。当地龙头企业泸州老窖名列其中,被指存在污水处理能力不足、污水漏排、污泥处置不规范等多项问题。

  通报指出,泸州老窖作为泸州市大型上市公司,其罗汉酿酒基地污水处理站实际进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长期高于设计处理浓度,导致生化池漂浮大量死泥,加之加药系统老旧,药剂混合不均匀,污水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

  上环保黑名单对于泸州老窖来说也并非第一次了,早在2013年,就有媒体报道称,泸州老窖旗下罗汉酿酒基地废水未经彻底处理从多个排污口混排长江,2012年一季度、二季度其还因司因废水总氮超标3倍、总磷超标33倍被四川省环保厅通报。

  更有意思的是,在上述被通报前的2019年4月26日,泸州老窖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对环境保护相关情况却这样表述:“公司罗汉基地建有污水处理站废水各项指标达标排放”。

  不过十多天,泸州老窖的环保问题就直接被打脸。如今,喊了6年的要进入行业前三甲的泸州老窖,也同样是被重重打脸;这次大会上,再次喊出要冲进白酒前三的白泸州老窖,将这一目标实现的时间延长到2025年,但愿这次豪言不再又是空炮!